寒鸦先生

希尔先生赛高!!

夜的华尔兹

By.寒鸦

●高甜警告!!刀子文手发糖了!!

●是师徒组!!希尔(上一任J)X依兰特斯(K)

●甜到腻人!!

●故事发生在依兰特斯八岁的时候。

●希尔绝美警告(寒鸦:死在希尔的温柔乡中)

●全程没有刀!!请放心食用!!

准备好了吗

3、2、1 GO→


“先生!!”

小小的依兰特斯惊喜的样子就如同得到了人间至宝,黑色的眸中闪耀着如璀璨星辰一般欣喜的光。无奈的揉了一把对方有些柔顺的黑发,希尔终于噙着笑看着那个才刚到他腰部的孩子抬着头一脸期待的开口,“先生......真的要教我吗?”

“当然啦,我亲爱的小国王。”

轻轻蹲下来平视着眼前的这个孩子,希尔温柔的捏了捏这人的脸蛋,看着那一块地方逐渐漫上一丝绯色。

这孩子长着这样的一张脸,长大后出去了绝对会祸害不少良家少女。

望着面前孩子有些迷糊一般的眨着眼睛望着自己,希尔轻笑着用手在人面前挥了挥,“怎么啦,傻了?”

“没......没有。”

局促一般的低下头不知所措,希尔无奈的笑着望着眼前的小国王将人抱起在耳边低语,“这个咒语的时间维持不了很久,而且在完成之后你将会很累,即使这样你也想做吗?”

“......嗯!”

深呼吸一口,依兰特斯感觉自己的脸几乎要红到爆炸了。


事发的原因是这样的。

在很多次舞蹈训练不合格后,依兰特斯几乎是有些烦躁的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看着自己的妹妹与弟弟在礼仪老师的指导下于舞池中优雅的旋转着共舞,在一旁自顾自的玩起了小小的法术来。

这种转圈圈的运动有什么好玩的。

望着手中结出的小小冰花,依兰特斯一脸不爽的想。

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希尔竟然会在深夜敲响他的门扉,并提出了一个他几乎做梦都不敢想的要求。

“让我来教你学会华尔兹,怎么样?”

望着那一双笑意满满的绿眸,依兰特斯近乎呆滞。

“怎么啦,不愿意吗?还是不相信我?”希尔专注无比的凝视着他轻笑着眨了眨眼,“放心吧,我相信以我的技术教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是说你不希望是我来教......”

“不是的!”

急忙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依兰特斯仰着头大喊,“没有这回事的!!我永远也不会嫌弃先生的!!”末了,还捂住自己的心口一本正经,“我拿生命发誓!!”

“好啦好啦,知道了。”希尔笑眯眯的理了理对方的衣服,却是下一秒小小的孩子有些疑惑的望着他轻声询问,“可是先生这么高,而我才只有这么点儿......还有男女步......”

“我跳女步,毕竟是我来教你。”希尔笑着开口,“至于身高——不用担心,我知道有一个小小的咒语可以解决掉这个问题。”

......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脸颊通红的窝在那人的怀中乖巧无比的人对方抱着他穿过大厅来到空旷的舞蹈室,依兰特斯轻轻地伏在人温暖的胸口隔着一层布料听着对方有力的心跳以及沉稳的呼吸,只觉得脸颊烫的就仿佛下一秒便会烧起来。

“先生......”

“嗯?”

望着人专注的凝望着他的目光,依兰特斯终于不好意思一般的往人怀里钻了钻。

而待他再清醒过来,自己早已是站在舞蹈室的地面。

而且,希尔此刻正目不转睛的专注而又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他。

糟......糟了!

猛然意识到自己此刻宛如犯傻一般的所作所为的依兰特斯一下子醒了过来,脸颊爆红。

“先......先生!”

依兰特斯尴尬无比的开口,“对不——”

“真好看。”

“——起......什么?”

突然被眼前的人所说的话弄得有些懵,依兰特斯望着希尔那专注的眼神,却是见他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宠溺意味的轻笑,“夸你好看。”

这......这个家伙!!

仿佛被人捏住了嗓子,依兰特斯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个人又在夸他了!!

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他很不好意思的吗!!!

“一想到你长得这么好看,以后出去祸害那么多可爱少女们的样子,我就想笑,”希尔的嘴角噙着笑意,碧绿色的眸子闪烁着恶趣味一般的光芒。完全没有任何撩人的自觉,“可惜啦,今晚我就可以看见,而他们则还得等上个十年。”

轻轻的拍了拍依旧傻傻的杵在那儿的依兰特斯,希尔终于后退几步直起身来,眨着眼调皮的笑了笑,“我将会是第一个看见我们亲爱的小国王长大之后样貌的人,想想倒也有些骄傲呢。”

轻轻的闭上眼,希尔终于笑着缓缓的开始吟唱了起来。

随着希尔好听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只见银芒突如其来的涌入地面,以依兰特斯所在之处迅速的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银色圆环,法阵流转,其中无数符文若隐若现,闪烁着绮丽而又耀眼的光芒。

而在一道银光闪过之后,屋内便只剩下了一脸茫然的依兰特斯以及笑意满满的希尔。

他几乎可以说是有些惊艳的欣赏着眼前的这个孩子——不,说是孩子或许并不恰当,准确的来说、是青年。

依旧是一头柔软的闪耀着乌黑光泽的短发,但与曾经稚嫩的脸庞相比,如今的五官则变得有些深邃却又同样透着一丝青涩。肤色一如既往的白皙,但却多了几道不引人注意的伤疤。四肢修长身材挺拔,但最让人在意的,还是那一双血色的眸。

自古以来便从未有人为红眸,除了......

心情一瞬间变的复杂了起来,希尔眯了眯眸子,却是在下一秒被人从思索中唤醒。

“先......先生?”

比往昔童音更多出一抹磁性与低沉,眼前的青年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我感觉我变重了。”

仅一句,便再度将希尔逗笑。

“你啊......”戳了戳对方的胸口,希尔笑的有些无奈,“就知道犯傻......啊可恶,”他仿佛赌气一般不轻不重的捏了捏对方的脸,“都快长得比我还高了......臭小鬼。”

“我......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眼前有些惊慌的孩子,希尔终于忍不住又在人的脸上捏了一把。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希尔笑眯眯的想道。

但他不知道的是,依兰特斯已经几乎快要爆炸了。

希尔的样貌原本便十分好看,温和的面庞上永远眉眼弯弯。而此刻,碧绿色的眸子几乎溢出了满满的宠溺与纵容,其中的笑意如一汪青翠的湖水令人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当他注视你时,其深邃的双眸中满满的专注总会给人一种“眼里只有你一人”的错觉。其笑颜更是如那一抹纯净天空中闪耀着的温暖而又灿烂的阳光,令一切事物都变得黯然失色,美得令人窒息。

用这样的笑容对着他......太...太犯规了啊!!

望着正捏着他脸蛋玩儿的希尔,依兰特斯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脸红致死了。

“先生......舞......”

终于,面前的骑士仿佛突然回想起了此行目的一般的退了几步,用一种充满歉意的目光看着他。而依兰特斯也终于重新找回了呼吸一般的深吸了一口气。

“那么......我们开始吧。”

从未有过如此认真的依兰特斯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礼仪老师曾经教过他的注意事项,宛如一位真正的贵族绅士一般优雅的伸出手去,面带着一丝微笑轻柔的行了个礼。

而希尔脸上的笑意终于越来越大,将手搭在对方向他伸来的手心上示意开始。

悠扬、浪漫而又优雅的华尔兹圆舞曲不知从何处传来,月色照入窗户柔柔的为人镀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芒。在几个简单的动作过后,两人终于于月色下旋转着起舞。

“别这么僵硬,放松些我的小国王。”

调侃一般意味的用手轻轻的捏了一把对方的腰肢,希尔笑着提醒道。

然而只这一个动作,依兰特斯便感觉整个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先生......痒......”

就连眸子都因不知所措而氤氲上了一抹水汽,依兰特斯结结巴巴的开口,确实那人竟然玩心大作,就这么一边踩着舞步一边任手指如羽毛一般一次又一次掠过对方腰腹,甚至恶趣味的朝人耳朵边吹了一口气,故意压低嗓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开口,“怎么,若是今后有人与你共舞时也如此,你难道也会如此的局促不安么?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我的国王陛下。”

顿时,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电流便是传遍了全身。

依兰特斯仿佛听见了自己大脑“轰”的一声,当场当机。

“呜......先生别闹......”

即使是在月亮微光的照耀下,希尔依旧能看见面前的这个大男孩脸红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真不知道谁将会得到这个小家伙的芳心呢,那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某个“幸运的家伙”一本正经的想道。

而随即,这个“小家伙”便是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带着人向后坠去。

这么简单的华尔兹都能跌倒吗——在于这人一同摔倒之前迅速的反应过来在身后的地上变出了一个软垫随即放心的与人一同倒下,希尔笑嘻嘻的想着,将这人抱了个满怀。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一点儿逗弄就忍不住了。

干脆翻了个身将这人压在身下,希尔跨坐在这人身上一脸笑意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挠起了痒痒,如同一个大孩子一般的笑着喊道,“是希尔的胜利——耶——”

毫无撩人的自觉。

“先生......别...别逗我了啦!”

“为什么?”希尔笑得眉眼弯弯的从地上站起,随即将依兰特斯也从垫子上拉了起来,明知故问道,“反正你也爱开小差不是吗,再说了,逗你很有趣啊~为什么不可以逗?”

末了,还俏皮的眨了眨右眼。

完了。

望着这个突然再度燃起了恶趣味的男人,依兰特斯终于彻底的明白了希尔邀请他共舞的目的。

感情是想让他反省自己啊!!

“先生......我错了......”

自知理亏的依兰特斯终于小声说道。

“嗯?知道自己哪儿错了吗?”

见达到目的,希尔终于笑眯眯的停手抱着双臂问道。

“我......我不该在礼仪课上走神......”

羞得满脸通红。

“那以后呢?”

“好......好好上课。”

“真乖。”

笑眯眯的摸了摸头,希尔想起来些什么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在想什么,居然想的那么出神。”

“唔......”依兰特斯有些窘迫,“在想和先生出去玩的那些......”

而接着,他便听到了希尔的轻笑声。

“这样吧,”拨开对方额头给了一个奖励性质的吻,希尔轻轻开口,“若你在这一个月的正课上表现的很好的话......我带你悄悄的去黑桃国的瀑布那儿玩,怎么样?”

“那父王......”

“放心吧~”希尔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我来搞定。”

疯狂点头。

“那么......时间不早了,”看了一眼手表,希尔突然正色,“我们再跳一支舞,或者我送你回房间?”

“再跳一支舞......吧。”

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依兰特斯腼腆的笑了笑,难得吐露了心声,“其实......还想和先生多跳几支呢......以后等我长大了我们再继续,好不好?”

“那你跳女步?”希尔将这人的头发抚顺,笑眯眯的谈起了条件,“你跳女步我就等你长大了陪你跳。”

“跳......跳就跳!”一瞬间脸颊再次涨得通红。

“不许反悔哦,我的小国王。”

希尔笑嘻嘻的开口。

“切......你才不要反悔呢。”

重新抓住眼前之人的手,依兰特斯有些别扭的说道,重新踩着节拍舞了起来。

——可不要出什么事啊。

望着对方酒红色的眸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动人心魄的光芒,希尔有些失神的想。

——这么看来,“那个”又重新现世了吧。

一心二用着微微有些心不在焉的想道,希尔顺着人的动作又一次轻轻地转了个圈。

依兰特斯几乎要看呆了。

怀中的人儿并不是特别的壮实,却也不算瘦弱。恰到好处的身材以及不知为何有些纤细的腰肢,搂在怀中便是令人有些心猿意马;未抿紧的薄唇微微的张着,碧绿的眸中因失神一般的色彩而在月光的映衬下浮起点点星光;温和的脸庞上不知为何透露着一股慵懒的气息,睫羽轻颤,如一只待飞的墨蝶一般;而随着旋转的舞步,对方的发丝便也在空气中扬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就仿佛一只轻盈而美丽的精灵,令人情不自禁的心醉神迷。

“fireworms.”

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小时候希尔尤其喜爱为他施展的幻术,任由周围的场景变换,树木草叶轻轻摇曳,而在其之中,无数只散发着莹莹光芒的萤火虫尽数飞起,飘散在空气之中缓缓飞舞于其间,一时竟模糊了明月,美不胜收。

而两人就这么在如此的美景中,肆意的翩翩起舞。

依兰特斯近乎痴迷的望着对方的美景,终于在结束的那一刻情不自禁一般的将面前的这人抱了个满怀。

他想......他或许能够明白这种舞蹈的美了。

“谢谢你,先生。”

乖顺无比的靠在对方的肩上,任由银光重新没入他的身体将他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有些困倦的揉了揉眼睛,依兰特斯终于浅浅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你为我在这个平凡无奇的夜晚中增添了一抹我永远不会忘却的神迹。”

“快睡吧。”

轻轻地吻了吻这人的额头,望着缓缓陷入沉睡的依兰特斯,希尔终于再度宠溺的笑了起来,向着他的寝宫内走去。

萤火虫轻轻飞舞,与天空中的星座一同闪烁,终于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辉。夜的华尔兹,在旋转的舞步中央,落下的又会是谁的梦?


END.


评论
热度(4)

© 寒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