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鸦先生

希尔先生赛高!!

铅渍

by寒鸦

-扑克王国设定

-灵感来源于2019/2/12日早晨的一场对戏

-微虐,慎点

-渣文笔,不喜轻喷

一.

依兰特斯有些疯狂的在硕大的图书室中翻找着,纷飞的书页几乎散了一地,更有许多残本被粗暴的丢到了地上弃之不顾。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点缀着的窗户透了进来,斑驳的树影摇曳,随着窗外的微风哗哗的发出细微的响声。冬日的阳光并不暖,只是明亮,一眼向外望去甚至有些晃眼。这原本是一个很好的出去晒太阳的日子,然而年轻的国王却只是如疯了一般的将书本抽出再粗暴的塞回去。

那本书......

目光有些焦急的略过一本本书籍的名字,微凉的手指划过书页,却是在瞥到某个书名的时候终于眼前一亮。

找到了!

咬咬嘴唇,依兰特斯终于颤抖着将书本伸手抽出,在眼前摊开来。

黑色的印刷体,白色微微有些泛黄的纸张,那原本只是一本再常见不过的,甚至许多普通人的家庭中都会有的一本书,然而此刻这本书却因它的拥有者而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那是一本希尔曾经教授过他的书。

二.

任由微风拂过自己的发丝,躺在如茵的草坪上望着年长的骑士温柔的笑颜,小小的国王翻了个身,终于扑进了这人的怀里。

“先生唔——”

仰着头望着这人伸手拨弄自己的发丝,对方温暖的掌心所带着的温度令自己有一丝流连,就连白嫩的脸上也浮上了一丝红晕。笑意满满的讨好一般的蹭了蹭对方的手掌,依兰特斯伏在人的身上开口,“先生可以教我怎么对付我的妹妹吗?”

“对付自己的妹妹?”希尔有些好笑的捏了捏这人的脸蛋,看着它因为自己的所为变的更加的红润,“为什么要对付自己的妹妹?”

“因为……因为她总是哭……而且特别麻烦,也不好好说话……”任了这人对自己的行为,依兰特斯仰着头委屈的开口,“……而且……她还不听我好好说话。”

希尔的笑意更大了。

“我的小国王啊~”嬉皮笑脸的捏捏这人鼻子,希尔亲密的用手指点了点,“这可要你自己来探索了~毕竟她可是你的家人不是吗~”

“……嗯……好吧……”依旧有些烦恼的看着面前笑嘻嘻的骑士,依兰特斯小小的撇了撇嘴。

“那么——今天我们要讲的是有关于应付难缠的贵族少女的方式,”轻轻揉了一把这人微微卷曲的头发,希尔笑吟吟的召来了一本《基本贵族礼仪》,将它翻到了64页,推到了依兰特斯的面前,“来,读一遍。”

“要绅士优雅……不可以……”

“错!”

未等人读完,希尔便笑意满满的打断了对方的诵读,将书本抽回了自己的手中,顺势一把捞起小小的国王,将他抱进了怀里。

“嗯?先生?”

怀中的孩子有些懵,仰头便是小心翼翼的看着。

“知道为什么错了吗?”

有些恶趣味的拿手指戳戳这人脸颊,希尔笑嘻嘻的开口。

“因……因为我……我读错了吗先生?”

“不对。”

一本正经的收回笑容,手指轻轻划过书页上印下的字迹,希尔温和的开口,“我们的小国王并没有读错哦。”

“那……”

“我说的是这本书。”

望着眼前人怯生生却努力掩饰自己的面庞,希尔轻笑,“是这本书有问题。”

抬手召来铅笔将那原本的几行字轻轻划去,希尔重新动笔在边上书写了起来。

先生的字……真好看。

呆呆地看着秀丽的字迹随着这人白皙修长的手所握住的笔而落在这空白的书本批注处,依兰特斯下意识的想要去触碰,却是被另一只手轻轻的握住。

“……别动。让我写完。”

希尔轻轻开口,带着暖意的手掌握着对方冰凉的小手,魔力交叠着磁场引导对方身体中的魔力因子更加快速的流动起来,借此令对方的身体不会那样的寒冷。

而就在这几秒间,他已是写完了他想要说的话。

“来,读读看?”

挑着眉望着怀中的孩子,自觉的将书放低了些鼓励一般的开口。

依兰特斯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终于还是小声的念了起来。

“……嗯……如果遇到死缠烂打的少女,应该……释放自己的魔压……同时温和而疏离的回应对方发出的邀请……如果……”

一边读着书本边秀丽的铅字一边感受着先生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好闻的香气,身体内的魔力被另一股强大的魔力带动着在体内循环,带来阵阵暖意。讨好般的迅速读完然后回头给人抱了个满怀,依兰特斯将脸埋在对方的肩头一本满足的蹭了蹭,“读完啦~谢谢先生……”

“……嘘,这个课本上可不会教。是我自己总结的哦。”

笑嘻嘻的抚摸着对方的背脊将书本扔到一边,希尔半开玩笑的开口,“我们的小国王看来很喜欢被抱哦~”

“……我没有!”

忙不迭的从人怀里退出来,脸颊通红的望着眼前的这人试图辩解,却是被人又一次抱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

“……我又没说不给抱~有什么好害羞的?”

笑嘻嘻的把书本和笔全部用魔法传送回原本的地方,希尔抱着这人站起了身,听着对方咚咚咚的心跳有些好笑的对着他的头发狠狠的揉了一把。

“走喽~带着我们害羞的小国王回家去喽~”

“……我…我没有害羞!”

风吹动草叶,蒲公英的花田随着风轻轻摇动着。

逝去的,会是谁的往昔?

三.

看着眼前抽抽搭搭的仅有八岁的妹妹,小小的依兰特斯彻底的慌了。

怎……怎么办?!

根据《贵族礼仪》上的第64页……明明先生告诉过自己如果碰上贵族小姐应该怎么做的!

细细的回忆了一下希尔与他在树下的谈话,依兰特斯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而眼前的人儿还在不住的哭泣。

“哥……哥哥是不是嫌弃我麻烦……是不是不喜欢我不想要我了……呜……”

小小的白嫩的手掌在脸上胡乱的擦来擦去,任由眼泪弄脏了叠满了蕾丝的繁复而又华丽的小裙子,红着眼睛望着面前的哥哥,整个一副控诉的样子,可怜极了。

但我真的没有啊!!

一脸绝望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依兰特斯揪着自己的头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温和一些。

然后他便是轻轻的拍了拍这人的头,努力地看着这人的小脸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我没有啦,别哼哼唧唧的……不会不要你的…...咳。女孩子就是麻烦。”

末了,还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但这一幕,却恰巧被撞进了正巧上楼梯经过这里阿尔伯特的眼里。

依兰特斯顿时有些尴尬。

只不过他着实没有想到,阿尔伯特竟然自顾自的碎碎念着从他的身旁经过。

“……虽然不知道这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果然还是告诉父皇比较好……”

?!

“阿尔伯特等等!”

急忙将人拉住,看着人棕色的眸子有些惊慌,“别去告状啊你!”

“可是你把姐姐弄哭了。”

一本正经的看着依兰特斯开口,小小的阿尔伯特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拍去上面的灰尘,随即又看了一眼正抽泣的克劳蒂娅,“喏,你看,她还在哭噢。”

依兰特斯彻底慌了。

“我我我......总之你不要乱想啦!那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己就哭了啦!”

支支吾吾有些说不上话,依兰特斯看了一眼依旧哭个不停的妹妹,有看了一眼阿尔伯特,终于把人推到了克劳蒂娅的面前。

“你......你来!”

抽了抽嘴角看着可怜兮兮的那人,依兰特斯有些烦躁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等待着对方再一次开口。

但……

“哥哥、哥哥他说不要我了……”哭泣的小公主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的对着自己的骑士弟弟开口,“哥哥是坏蛋。 ”

……

“……果然还是告诉父皇吧。”

扭头便是一张冷漠的脸推开他便往国王的寝宫走,依兰特斯终于有些绝望的揪掉了几根头发。

“等等啊混蛋老弟!!”

一把将人扯了回来,依兰特斯强行把人拽住大声开口,“我没有欺负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姐姐为什么哭了?”

阿尔伯特依旧不依不饶。

“因……因为……”

眨了眨眼睛有些左右为难的看着,依兰特斯终于还是优先给人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我哪儿不要你了啦!你看我不是在这里嘛!你......不要哭了啦!”

一脸嫌弃的看着眼泪水顺着人儿的脸颊划下,将纸团揉起来随手的丢到了一边大声抱怨,“为什么女孩子都这么爱哭啊!真的......麻烦死了啦!不要哭了啦!”

“真……真的?”

克劳蒂娅揉了揉自己已经被哭的通红的双眼,小心翼翼一般的开口。

“真的啦!哭成这样丑死了啦简直……”

一脸嫌弃的许下承诺,依兰特斯刚想再说些什么,却是阿尔伯特有些不依不饶的开口提问。

“可如果哥哥没欺负姐姐,为什么要对她施压还推开她呢……”

猛地抽了抽嘴角,依兰特斯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因……因为书上是这么说的!对那些贵族的小姐们就是这样的!”

一本正经的掏出那本大大的《基本贵族礼仪》,为了向人证明,依兰特斯甚至还特意拿出书本翻到了64页把书拍在了这人的脸上,“喏,你看啊。要对那些黏上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少女们,就应该这样才对啊!!”

死亡回答。

“明明上面写的就是要绅士,要轻柔……”

正一字一句的对着书本念的阿尔伯特的身后,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传来了大声哭泣的声音。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黏上来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少女吗……”

不停的抽噎着任由泪水划过脸颊,靠着墙壁把自己缩成一团,小小的面庞也因为哭泣而变得通红,浑身不住的颤抖着,“哥哥……哥哥是坏蛋!”

“不……不是?!”

手忙脚乱的俯下身来给人擦去眼泪缺被人推开,依兰特斯有些崩溃。

所幸一旁的阿尔伯特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克劳蒂娅的后背安慰着开口。“……我想这个笨蛋哥哥不是这个意思。”

“对啊!!你可是我的妹妹!我最重要的人啊!”

看着依旧在哭泣的克劳蒂娅以及有些手忙脚乱的安慰着人的阿尔伯特,依兰特斯终于彻底抓狂的大喊。

“啊——你们女生真的好麻烦啊——烦死了!!!”

头也不回的向着楼下冲去,阿尔伯特与克劳蒂娅就这么目送着小国王崩溃的离开,轻轻的叹了口气。

“嗯?跑掉了。”

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克劳蒂娅瞬间便是停下了哭泣微皱着眉头拿手帕轻轻的擦拭眼泪,“啊――又没成功,哥哥的脑回路怎么这么奇怪啊?果然是直男吧。亏我还演得那么卖力,唉……”

阿尔伯特:……

有些无奈的看着姐姐在自己的面前暴露出的腹黑属性,阿尔伯特终于叹了口气,拿着橡皮将书本上铅笔留下的印记擦去。

这种东西……

合上书本放在一旁望着明显刚从厨房回来的端着一盘子甜点的依兰特斯,阿尔伯特终于无奈的笑了笑。

……不愧,是哥哥呢。

四.

几年前前,依兰特斯发现,自己竟开始渐渐的记不起一些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一个人?一个物?一段记忆?

JOKER牌对他的影响使他的身体终于变得不堪重负,思维殿堂中的身影明明灭灭,闪烁着仅存的余晖正向他轻轻的招着手。

他知道,那是他的先生。

手指颤抖着翻开书的扉页,一下一下小心的翻着,就如同对待一个珍惜的孤本一般,终于翻到了那一页。

64页。

只是,那原本应该有字迹的地方,此刻却只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划痕,细小的铅渍洒落在书本的旁边,就如同破碎的玻璃渣一般,嘲笑着他。

先生……

他喃喃着,目光透过这本书,却又只是单单的盯着书页。他回忆着,却又仿佛什么也没想。

而他最后,只是静静的将书本抱在怀里,在这安静而空无一人的角落里紧紧的抱住自己。

他不在了。

而他留下的印记,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在了。

魔力依旧在身体内流动着,其数量甚至比以往更加庞大。

但那是以那个男人的命为代价而换来的。

自责如同潮水一般的淹没了他。

而细小的铅渍,终于也在风的吹拂下,消失殆尽。

一阵寂静过后,仅留下了关门的声音。

“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我会记住你一辈子的!”

……

可是……我就快要忘了你了啊……

摇曳着的蒲公英,随风散去。

你会忘记那个即将离别的人吗?

谁知道呢。

END.

评论(1)
热度(13)

© 寒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